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看水乡乌镇与当代艺术的再次融合

2022-09-08 02:05:38 579

摘要:从一座江南水乡到国际互联网大会永久会址,再到戏剧节到当代艺术的“乌托邦”,乌镇似乎一直在刷新着自己的文化身份。3年前,古镇乌镇举办了题为“乌托邦·异托邦”的第一届国际当代艺术邀请展,三年后,“时间开始了——2019乌镇当代艺术邀请展”将于3。...

从一座江南水乡到国际互联网大会永久会址,再到戏剧节到当代艺术的“乌托邦”,乌镇似乎一直在刷新着自己的文化身份。

3年前,古镇乌镇举办了题为“乌托邦·异托邦”的第一届国际当代艺术邀请展,三年后,“时间开始了——2019乌镇当代艺术邀请展”将于3月30日再次启幕。澎湃新闻获悉,来自全球23个国家和地区的60位(组)艺术家,在乌镇的三大空间呈现一场当代艺术展览。与第一届当代艺术展相比,此届艺术展邀请艺术家更加多元、作品更加丰富、场地更加专业。展览场地除原有的北栅丝厂和西栅景区外,全新改造的粮仓将首次启用。粮仓始建于上世纪60年代,原为乌镇粮管所,均系乌镇原有的历史文化建筑,经过全方位的空间改造与建筑增建,粮仓内的展场面积可达3500平方米,在这些承载乌镇记忆的历史建筑间举办一个当代艺术展,无疑更加让人回味。

3月29日,参展艺术家在乌镇介绍参展作品

此次展览的主策展人是冯博一,携王晓松、刘钢共同策划。策展人对第一届艺术展的描述为“雅俗共赏”,对于这一届的主题“时间开始了”,他认为本身只是一种假设,却也是我们对时代状况的切身感受,艺术家对各自的“当下”的不断剖解和追问,是艺术演变的重要动力。“我们期待能够在乌镇不同的展览空间,通过艺术家作品的展示呈现他们的思维方法,并最终汇聚成一个通过感官引领观众对被折断的此时此刻进行冷静思考的现场

展览场地:北栅丝厂

展览场地:粮仓

澎湃新闻获悉,展览还将首次设立“青年单元”作为整个展览的有机组成部分,通过“提名-展出-评奖”的程序方式,遴选12位艺术家参展,并评出一、二、三等奖各一位,为中国青年艺术家的成长提供展示的机会。

当代艺术依托于乌镇的水乡风貌,又将焕发出新的魅力,据主办方对澎湃新闻介绍,此次当代艺术展邀请23个国家和地区的48位/组当代艺术家中,有多位获得过威尼斯双年展金狮奖,一位获得威尼斯电影节的银狮奖,且有获得普利兹克奖的得主,在90件(组)作品中,有近30件(组)作品是艺术家在实地考察过乌镇风土后完成的特别创作。

乌镇风光

当代艺术对于大众而言,是一个相对有一些距离的存在。尤其在乌镇这样古镇举办,主办方表示,乌镇当代艺术展的举办,就是试图改变 这种距离,同时将众多艺术与艺术家聚集在相对封闭而富于特色的小镇里,更让一些体验可以得到浓缩式地发酵。

乌镇当代艺术邀请展主席陈向宏表示,对社会现场作出积极回应是当代艺术的本能,我们希望这种本能最终表现既具有批评的具体价值,也有“在地”与“全球化”在相互之间的链接、渗透、融合过程中的时差转化。尽管不同的主客观条件可能会制约艺术品所能展示的空间和阐释范围,但艺术家的能见度,依然可以通过其创造力展现出来,被他所关心的人看到。我们邀请来自不同国家和地区的艺术家,通过外在的(社会的、科技的)或内在的(心理的、意识的)力量,以艺术的智慧勾勒此一交界时间刻度的种种动线,构成一次具有现实性、专题性的当代艺术展览,“乌镇办艺术展,并不希冀一场展览能搭台唱“戏”,而是给这个底蕴深厚,历史悠久的地方一些新的沉淀和空间。当代艺术在其平凡抑或奇幻的外表之下,激发我们的想象、思考和创造力,这也是一个传承过去,体现当下,连接未来的文化小镇一个必经之站。汇聚全世界的思想到这里,传达给每一个访客,更给乌镇的孩子以艺术熏陶,我想这也就是我们对艺术展,对乌镇和对未来的期待。

参展作品

在乌镇当代艺术邀请展上,许多艺术家曾经来到乌镇因地制宜进行了创作,能做到这一点不仅仅因为乌镇有独特的气质和人文,还因乌镇始终坚持给艺术家自由空间,给予艺术家充分尊重,这既是艺术的力量,也是乌镇的态度。

据悉,此次乌镇当代艺术邀请展重点作品和艺术家展国际上知名艺术家如施林奈沙、格雷戈尔·施耐德、妹岛和世等,将作品与乌镇人文环境融合的艺术家作品有杨嘉辉、陈松志、卡特娅·辛克、妹岛和世、苏汇宇、王鲁炎、西塞尔•图拉斯、雅娜·文德伦、伍韶劲、布鲁克·安德鲁等。与建筑、环境形成新关系且互动性强的作品中,如Anish Kapoor的作品,本来艺术家提供的只是一件普通作品,但是看到提供的环境资料后,改换了一件大作品,因为从来没有在这样的空间中展出过,作品和空间形系。

作品《光之子》

德国艺术家格雷戈尔·施耐德(Gregor Schneider)在乌镇艺术展中展出的建筑装置作品 《Weisse Folter》(中文名暂译《白色恐怖》),其建筑装置中单独的房间让人想起监狱牢房、审讯室等场所。施耐德此前对这一作品的描述是“在不留下任何外部证据的情况下摧毁一个人的思想”,“进入这片区域意味着放弃我们通常对自己和周围空间的认知,结果是我们开始质疑自己在世界上的处境和位置。这是一个关于当今世界人类生存状况的展览。”

德国艺术家格雷戈尔·施耐德作品

日本建筑师妹岛和世在2010年与西泽立卫一起荣获象征建筑学最高荣誉的普利兹克奖,此次在乌镇,她将展出户外装置《水滴之椅》(暂定名),作品以乌镇水乡的特殊生态空间为灵感,使用镜面材质创作。并且作品将在展览结束后永久移至乌村青墩。

妹岛和世

艾玛利亚·乌尔曼(Amalia Ulman)是以社交媒体作品成名的艺术家,她出生于阿根廷,在西班牙长大,随后在伦敦学习艺术,而今生活工作于洛杉矶。在Instagram上面,她拥有15万粉丝,与许多网红一样,她精心经营自己的账号,塑造了甜心宝贝、性感女神、邻家女孩等角色,她与网友分享了自己出入高级饭店、享受旅行休假,或是嗑药、隆胸、怀孕等生活经历,与其他网络自拍不同的是(或许也部分相同),这些身份都是虚构的,所有的照片都是她精心设计的摆拍,而其呈现的内容,仿佛是一部跌宕起伏的关于都市女性成长的肥皂剧。在乌镇,乌尔曼将带来今年创作的多屏投影影像作品《买家沃克罗孚II(如何在中国消失)》。

乌尔曼此前发布的自拍作品

乌尔曼此前在接受澎湃新闻专访时说:“我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手机照相功能越来越发达,与此同时,人们对于脸上动刀的需求也更大。特别是现在人们使用网络直播,你也没法通过photoshop来修饰自己。实际上,在娱乐行业,演员一直都是这样的,但在当今社会,人人都可以是演员,所以人人都面临着这样的审查规范。事实上,身体是我的重要研究领域。”

王鲁炎在介绍作品

艺术家王鲁炎的作品是 《开放的禁锢》,他认为,开放与禁锢总是竭力在对方的空间里拓展自己的领地,这是开放中有禁锢,禁锢中有开放的原因,“乌镇露天电影广场庞大的地面全部是用灰砖砌成的。作品《开放的禁锢》则是许多被禁锢压缩的跟地面灰砖一样大小的室内空间,里面的人则是被影视文化、娱乐、信息以及意识形态凝聚和禁锢的人们。我从露天电影广场的地面取出地砖,然后用我的作品替换进去,每平方米地面都会有一两块地砖被作品替换。这些作品遍布整个露天电影广场,却因为它们隐形于地下而不易被人察觉。只要不附身垂直地观看它们,它们在平视的空间中是不存在的。这件作品是空间性的作品,但是它规避着视觉空间中作品的视觉价值。我想以对户外空间不同的理解方式,进行一次开放与禁锢的对峙,显性存在与隐性存在的交流。观念‘看’到的东西和视觉看到的东西是不一样的,尽可能地减少这件作品视觉感官因素的原因,是因为想尽可能多地得到观念的洞察力。”

梁绍基作品

《千钧一丝》是艺术家梁绍基的作品,他说:“蚕丝对我而言,是时间和生命再漫长的旅程中存在和存在者显像。《千钧一丝》由《命运》、《爱琴海》、《晦暗之光》及《沉雷》四部分组成,刻画了世界当下的生命时态。大型综合装置《命运》展开了发着声嘶力竭尖嚎的触目惊心的场景,天灾人祸,土崩地裂,油箱弹孔斑斑,油污四溅横流,沉重的、巨大的、断裂的链环从锈迹斑驳,破烂不堪的黑箱里涌出,在泥洼里钻动肆虐,犹如一条潘多拉盒子里爬出来的妖蛇。而那黑箱或许又是记录失联的黑匣子或动车车厢。与之对峙的是弱小的生灵殊死搏斗,蚕不断吐出纤细,温暖,柔软的,白色的丝缠绕其上并极力覆罩之。细丝鼎力,甚至把链环都拉弯了。面对各种劫难,飞来的横祸,狂暴的强权,野蛮的战争“黑金”的漩涡,空难,车祸,被扭曲的,欲被掩埋的生命毫不退却,不服天命……蚕丝成了命运线的寓言。”

展厅现场

陈松志作品《无题-WZ》借助透明玻璃与塑胶亮粉构成,透过展示的结构组合创造出低限物质的美学形式语汇。作品中包含了透明质材的穿透与圈限,光线的映照与反射,以及观者与物的扰动与迁徙。在这多重集合、行进的持续过程中交互出相对于冷冽形式下的些许暖柔之感。《无题-WZ》引介着观者将无形的时序转化为视觉与知觉的过程,开展出完形与失态之间的交互对语。

施慧的《悬础 》表现的悬础 ,为石、为基、为沉、为地。然悬于空中,一一遁去。重与轻、实与虚、黑与白、繁与简,形成交错的对比;平和、淡泊、宁静、空无,历史与今天渐渐彼此亲近。

徐坦的录像装置《当我妈迷失在林中时,谁在和她说话》 是基于对东亚一些地区的人们进行的采访,采访的议题是对于人和所谓自然界的关系的看法和叙述,(其中有一案例是发生在旧金山的华人社会);在采访之后又进行了研究,在此基础上,将调查和研究的过程以录像方式进行呈现。通过这些采访和研究过程的呈现,我意图体现在东亚的社会语境里,传统的文明和当代文化如何混合成为一种信念,并且这种混合意识对人和自然世界的关系描述,显现出一种特殊性,和相似性。

杨福东 《愚公移山》作品剧照

杨福东的黑白单屏电影《愚公移山》中,源于杨福东在少年时期读到《愚公移山》的故事,深受愚公一家坚持不懈的精神的感染。同时期欣赏到徐悲鸿于1940年左右在抗战时期创作的《愚公移山》时,对叙事性的构图以及画面中塑造的生动的人物形象和传达出的坚韧不拔的气势印象深刻。而这幅画也成为了杨福东最终创作电影《愚公移山》的灵感源泉。基于画面中的人物形象、场景布置等元素,经过多次的改编和再创造,艺术家融入当代人文元素,重新演绎了一场现代版愚公移山的故事。讲述并展现沧桑了巨变背后持之以恒、百折不挠并坚持不懈奋斗的时代精神。

链接:

时间开始了——2019乌镇当代艺术邀请展

主办:文化乌镇股份有限公司

开幕式:2019年3月30日(周六)

展 期:2019年3月31日-6月30日

地 点:中国乌镇(北栅丝厂、粮仓、西栅景区、乌村)

青年单元入围的12位艺术家

参展艺术家:(按姓氏拼音顺序排列)

布鲁克·安德鲁、吉勒·巴比耶、陈松志、光之子、莱涅克·迪克斯特拉、冯立、瑞吉娜·侯赛·加林多、何翔宇、何子彦、米娜·亨利克森、加里·希尔、罗杰·海恩斯、洪浩、Humans Since 1982、蒋志、全昭侹、安尼施·卡普尔、李昢、梁基爵、梁绍基、拉斐尔·洛萨诺-赫默、马秋莎、名和晃平、施林·奈沙、大卷伸嗣、朱利安·奥佩、卡特娅辛克、格雷戈尔施耐德、妹岛和世、施慧、苏汇宇、西塞尔图拉斯、阿玛利亚·乌尔曼、王鲁炎、渡边玛雅、恩唐·维哈尔索、伍韶劲、徐坦、杨福东、利亚姆·扬、杨嘉辉、张鼎、赵赵、庄辉、Zimoun

(图片来源由乌镇当代艺术邀请展提供)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